《孤女》(下)

指珊BG同人

不知道是什么AU

这个坑不打算跨年,欠了大家好久了,再有一章能完结了

————————————————-——

  她以为爱是午夜月光下的阳台,是阴风疾雨时的倾诉,是舞会邂逅,是笑声,是亲吻,是甜和酸都恰到好处的柠檬蛋糕,只有第一口时舌尖迂回的酸,剩下的都是清新和绵软。但她错了。她日日夜夜被紧张和猜忌折磨,心跳时不知是怕更多还是爱更多,她开始觉得爱是被禁锢的绝望,是黑夜的困顿与折磨,是绿色的、深潜的地牢。
  夜晚来临,珊莎藏在被子里哭泣颤抖,她知道如果这时培提尔走进来,她毫无退路,恐惧日复一日,但他却没有一次在深夜敲响她紧闭的房门。当然,培提尔也没有和她解释过那个吻,和吻背...

《孤女》(中)

指珊BG同人

不知道是什么AU

《孤女》(上)


  珊莎在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时回忆起那个梦,她惊恐地推开他,揪紧枕头,好像要拿这一无是处的柔软对抗世界,培提尔打开台灯,单薄的黄光把他们之间的空隙填满。
  “发生什么了?”
  他靠近她,指尖碰到她的头发,她咬紧嘴唇,眼泪在有限的空间逡巡。紧接着,她发现床上的血迹已经袒露了她屈辱的秘密,珊莎慌忙拿被子去掩盖,培提尔握住了她的手腕。如果是从前,她会扑进他怀里尽情哭泣,宣泄心底的不安,但不知怎么,珊莎脑海里全都是下午看到的男女那亲密又不堪的画面,慌乱取代亲昵,培提尔看着她笑,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可他忽然不笑了,珊莎打了个冷颤。
  “我多希望...

《重返柏林》(下)

冬寡BG同人

冷战AU

————————-

之前有小伙伴说图片看不到,我做了一个超链接,这样读起来能方便点~


《重返柏林》(下)

《重返柏林》(上)

  冬寡BG同人
  冷战AU

————————————————————


  这可能是最坏的结果。
  打火机坏掉了,他们只能尝试点燃一盒潮软的火柴销毁尸体,潮汛急速贴近码头,警戒塔的狼眼灯反复盘旋,每当照亮同伴惊慌的脸,点火的人手就会一抖,掉一根火柴在地上,他在催促和咒骂声中再颤颤巍巍捏出新的一根,汽油味呛得他不停流泪,他看不清擦板,硫磺头好几次戳中拇指。
  “需要帮忙吗?”
  甜美虚弱的声音随着海浪涌来,尸体活了,又爬出后背箱,肩上腰上的枪口淌着黑红的血,喘着粗气靠在车边,像搭讪的危险陌生人。乌云正路过锋利的弦月,月光照得浑身淋满汽油的尸体闪闪发亮,像缀满钻石珍珠的礼服。
  他们在惊惧中才...

《鲁登道夫大桥》

冬寡BG同人

二战非超级英雄AU


  詹姆斯·巴恩斯中士的军衔在诺曼底登陆后半年内荣升至中尉。这也要归功于107步兵团的频繁调动。他们从法国辗转荷兰,贴着波罗的海打了一圈的德国人,最后绕回比利时,穿过小小的卢森堡后,在冬雪还没融化的晚春准备向德国本土发动最后的总攻。

  挡在107步兵团前面的城市叫雷马根,詹姆斯·巴恩斯中尉和连队接到的任务是攻下雷马根市内那座横跨莱茵河的鲁登道夫大桥。

  从接到这个任务起,兵团里的士官们就没睡好觉,一边是河对岸防空炮夏夜闪电一样此起彼伏的白光与轰隆,一边是师部没有空中支援的警告。德国人的本土防空密不透风,盟军飞行员在地...

1 2 3 4